导读:皮肤病多种多样,治疗颇为棘手,跟着傅魁选先生学习从“肺”论治试试,或许有不一样的体会哦!

作为人体中最大器官的皮肤,其病种之多,病机之复杂,一向为中医外科所注重。中医学认为肺主皮毛,通过许多临床资料证实,从肺辨治皮肤病,其临床效果是显著的。

皮肤与肺的联系

肺主宣发,外合皮毛,通过肺的宣发,气、血、津、精输布全身,以温润肌腠皮肤。

《灵枢·决气》说:“上焦开发,宣五谷味、熏肤、充身、泽毛,若雾露之溉,是谓气。”

肺的主要功能就是主一身之气,肺通过宣调气机从而外合皮毛。《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有“肺主皮毛”之说。

肺主呼吸,而皮肤之汗孔也有散气以调节呼吸的作用。所以《素问·生气通天论》称汗孔为“气门”,后世医家唐容川也指出皮毛有“宣肺气”的作用。

现代医学认为皮肤有保护机体、调节体温、分泌、排泄、渗透和吸收、感觉和反应、代谢和皮色变化等主要功能。

这些功能无一不与肺有着直接的联系,没有肺气宣调,皮肤得不到充养,保护功能就下降;

在调节体温过程中,过多的热主要由呼吸器官(由肺所主)散出,同时也由体表(也由肺所主)发散;

另外,当肺气虚弱时,皮肤就感到发冷,不耐寒凉;

在分泌和排泄过程中,汗腺和皮脂腺的功能直接受到肺的“通调水道、下输膀胱”,以及肺肾气化作用的影响,皮肤可以吸收少量的氧和排出二氧化碳,这与肺主呼吸是紧密相关的;

皮肤毛囊的开阖受着肺气宣调的控制,是整个机体中的一部分,它直接参与了机体的新陈代谢的全过程,以维持机体内外相对的阴阳平衡;

精、神、气、血、津液是机体生命的物质基础,皮肤中的精气充盈,则感觉才能灵敏,气血旺盛,皮色才能正常。

同时,上述皮肤的各项功能,都必须依靠生命物质的不断供给,而肺正是机体内脏向皮肤输送这些物质的主要枢纽。

《灵枢·营卫生会》说:“人受气于谷,谷入于胃,以传与肺,五脏六腑,皆以受气。其清者为营,浊者为卫。”

《灵枢·本藏》说:“卫气者,所以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合者也。”

这更进一步说明,整个机体的所有器官和组织,它们在功能上无一不与皮肤有着密切的联系,而所有的这些联系,又都必须依靠肺与皮肤间所特有的直接通路来实现。

所以说皮肤病病机,虽不独系于肺,但绝不能离开肺。

从肺辨治皮肤病的体验

皮肤病的临床表现很复杂,比如发痒、麻木、蚁爬、压迫、感觉过敏、迟钝或丧失等自觉症状。

还有斑疹、丘疹、结节、肿物、风团、水疱、脓疱、鳞屑、痂皮、糜烂、溃疡、断裂、瘢痕、萎缩、色素改变、苔藓样化、增殖等客观体征。

皮肤病的病因则更加复杂,到目前为止,人们对很多皮肤病的病因还不很明了,对个体差异及内外环境影响等原因的认识,尚未超越中医病因学的认识程度,对许多现象产生的原因,普遍缺少所以然的回答。

皮肤在生理病理上与整个机体内部的所有联系,必须依靠肺作桥梁(当然各脏腑经络也会起到一定作用)。

根据这个学术观点,我们在临床接诊中,对所有皮肤病证都从不同的角度运用从肺辨治的方法进行治疗,收到了一定的效果。

一、从肺辨色素性皮肤病


这里要说的,是指白癜风、瑞尔黑变病和黄褐斑。

这一组病证,主要是由于皮肤色素的减少或增多所引起,它们都没有明显的自觉症状。

根据辨证认为:此为肺朝百脉的功能欠佳,使体表浮络和血络或虚或瘀,失于荣润而致。

白、黑色泽各异,但其病理机转还是基本一致的,立法为“宣肺活络”,于活血药中加宣降肺气之品,通里达表,轻而扬之,对整个皮肤起到补血活络化瘀的作用,调畅充盈体表血管,使其输送给皮肤营养的功能加强(在营养成分中必然含有对保证色素正常代谢所需要的营养成分)。

可参考自拟方——玄机汤(紫草25克,草河车50克,丹参50克,川芎15克,浮萍50克,刘寄奴25克,琥珀10克,地龙10克,丹皮25克,土鳖虫10克,威灵仙25克),以上为成人剂量,小儿可酌减。每日1剂,水煎分早晚各1次服,孕妇忌服。

二、从肺辨治瘾疹


瘾疹病名首见于《素问·四时刺逆从论》,此后历代文献有风疹、赤白游风、风丹等名,俗称风疹块、风膜等。

现代医学称之为荨麻疹,分为急慢性荨麻疹、丘疹性荨麻疹和色素性荨麻疹等。

根据不同症状的辨证,临床中对急性荨麻疹的治疗,立法为“宣肺疏表”,通常灵活使用“防风通圣汤”、“消风散”(《医宗金鉴》方)、“荆防败毒散”(《证治准绳》方),每一方必加紫苏一味20g。

慢性荨麻疹的治疗,立法为“宣肺和表”,一般用“桂枝汤”加蝉蜕10g、蛇床子10g、紫苏15g。

如若肺气不足,又可“补肺和表”,用“玉屏风散”加减;

气血不足者,可用“八珍汤”加葛根25g、蝉蜕10g。

对巨大荨麻疹的治疗,立法为“宣肺疏表,通调水道”,用方可根据不同证候选用治疗急、慢性荨麻疹各方,但必须加浮萍50g、生姜皮10g。

对丘疹性荨麻疹的治疗,立法为宣肺祛风解毒,可用上述各方酌加草河车50g。

色素性荨麻疹比较少见,其治疗方法可拟为宣肺祛风,化瘀解毒,可将上述各方药合“玄机汤”加减应用。

三、小结


总之,“从肺辨治皮肤病”的方法是灵活多变的,其应用范围也是相当广泛的。

从肺绝非单指宣肺疏表,更不是单纯的汗法。因为肺主气,朝百脉,通调水道,与大肠相表里,密切地联系着其他脏腑。

在治疗所有皮肤病当中,可以任意选用中医的理法方药。唯一突出的应该是,在临证时,注重肺对皮毛的特殊作用,针对不同的病证,按照肺的功能去分析皮肤病的病机,进而立法、选方、用药。这就是所谓“从肺辨治皮肤病”的方法。

比如治疗慢性血虚风燥型银屑病,一般使用《医宗金鉴》中“地黄饮子”一方:生地、熟地、首乌各9g,当归,玄参、丹皮、白蒺藜、僵蚕各4.5g,红花、生甘草各1.5g。

考虑到皮肤病血虚风燥与肺主气、朝百脉和主宣发有关,单纯补血祛风难于达到治疗目的,改立法为益肺荣肤,将上方去生地、玄参,加党参25g、黄芪25g、葛根40g,将红花、丹皮各加量到15g以上,可明显提高疗效。

这样的例子很多,此不赘述,实践中确实体会到,肺是皮肤病的病机之枢。

来源:师承确有专长网www.sct95.com(QQ/微信:175666766),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