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秘病从“结”论治,按六经辨证可分为阳明阳结证(脾约证、腑实证)、少阳阳微结证、太阴阴结证、少阴纯阴结证四大证型,详见如下:

一、阳明阳结脾约证

症状:大便干结或便出不爽,数日一行,消谷善饥,食后腹胀或困倦,嗳气频作,口干喜温饮,舌红苔黄腻,小便频数或小便自利,脉细数或细。

治法:清热润肠通便。

方药:麻子仁丸加减。

组成:麻子仁30g,芍药15g,枳实15g,大黄9g,厚朴15g,杏仁15g。

方中麻仁润肠以通便;大黄、枳实、厚朴为小承气汤行气导滞、清热通便;杏仁降气润肠,芍药益阴和营,全方共奏清热润肠通便之效。

加减:大便干结甚者,加玄参10g,生地黄10g。

外治:针刺(天枢、大肠俞、三阴交等穴)。

针刺所选之大肠俞为背俞穴,天枢乃大肠募穴,俞募相配应用泻法,疏通大肠腑气,腑气通则大肠传导功能正常;加配三阴交补法以增强滋阴润肠通便之效。

二、阳明阳结腑实证

症状:大便秘结,数日不通,腹痛拒按,身热汗出,口干,口臭,时欲饮冷,小便短赤,舌红,苔黄燥,脉数。

治法:行气导滞,清热通便。

方药:小承气汤。

组成:大黄9g,枳实10g,厚朴15g。

方中大黄苦寒,泄热去实、推陈致新;厚朴辛苦而温,行气除满;枳实苦而微寒,理气消痞,全方共奏通便导滞之功。

加减:大便秘结甚者,加芒硝。

外治:中药保留灌肠法(败酱草、大黄、黄连、红藤等药浓煎)。

中药保留灌肠法,是将调配好之中药浓煎至100~150mL,然后倒入灌肠筒内,患者摆好体位后,直接将药水缓慢推入肠道中的方法。所选用的败酱草、大黄、黄连、鸡血藤等药物通过此法,可直达肠道病所,以加强其清热通便之功效。

三、少阳阳微结证

症状:大便干结,胸胁苦满,但头汗出,喜善太息,嗳气频作,口干,口苦,舌淡红苔薄黄,脉弦。

治法:和解少阳。

方药:小柴胡汤。

组成:柴胡10g,黄芩10g,姜半夏10g,党参10g,炙甘草6g,生姜10g,大枣10g。

方中柴胡味苦微寒,升阳达表;黄芩苦寒,养阴退热;半夏辛温,能健脾和胃,以散逆气而止呕;党参、甘草以补正气而和中;姜、枣之辛甘,温补和中。全方扶正祛邪,疏利少阳枢机,通达三焦,和畅气机,而达到外散内疏之目的,使得大便自解。

加减:口干、口苦甚者,加黄连。

外治:中药烫熨法(大黄、香附、川楝子、枳实等药碾细粉烫熨)。

中药烫熨法,即将加热过的烫熨药包置于患处,使局部血管扩张,改善血循环,具有疏理气机,调和气血之功效。所选用的药物大黄具有攻下里实,香附、川楝子、枳实具有调理气血之效,诸药合用,达到外散内疏之功。

四、太阴阴结证

症状:大便不干或黏腻,便出不爽,排出困难,纳呆腹胀,口淡喜温,头晕头重,神疲乏力,形寒肢冷,舌质淡苔白腻,舌质胖大边有齿痕,脉缓。

治法:温中健脾通便。

方药:理中汤合枳术丸。

组成:党参15g,于姜10g,炙甘草10g,生白术5g,枳实20g。

方中干姜温脾以助健运,党参、白术、炙甘草益气补中,枳实合生白术,行气补气以通气滞不畅之肠道气机。诸药合用,共奏温补脾胃、行气通下之功。

加减:腹胀甚者,加厚朴。

外治:埋针疗法(足三里、肝俞、胃俞、关元等穴)。

埋针法,是将特制的小型针具固定于腧穴部位的皮内做较长时间留针的一种方法。针刺入皮肤后,固定留置一定的时问,给腧穴以长时间的刺激,可调整经络脏腑功能,达到防治疾病的目的。而所选用的足三里、肝俞穴可增强疏利少阳、行气通便之功;胃俞、关元穴可加强温胃散寒之效。

五、少阴纯阴结证

症状:大便干或不干,排出困难,面色㿠白,四肢不温,喜热怕冷,小便清长,或腹中冷痛,拘急拒按,或腰膝酸冷,舌淡,苔白或薄腻,脉沉迟或沉弦。

治法:温阳散寒通便。

方药:四逆汤。

组成:黑附片10g,干姜10g,蜜甘草5g。

方中附子温肾回阳,干姜温中散寒,两药合用,增强回阳之力;炙甘草温补调中。全方共奏温阳散阴寒之效,不攻其便而便自通。

加减:体虚甚者,加红参。

外治:督脉灸。

督脉灸是指在督脉的大椎穴至长强穴,敷以厚3~5cm、宽8~10cm的捣碎生姜泥,然后再铺上艾绒,最后洒上少量酒精作为助燃剂后点燃,一次燃尽后成为“一壮”,连续灸3壮。通过督脉灸的综合作用达到协调诸经、沟通内外、运行气血、平衡阴阳、抗御病邪、调整虚实的功效。因此,运用此法可达到温阳散寒,而大便自通之效。


综上所述,现代医学如功能性便秘、肠道激惹综合征、肠炎恢复期肠蠕动减弱引起的便秘,直肠及肛门疾患引起的便秘、药物性便秘、内分泌及代谢疾病的便秘,以及肌力减退所致的排便困难等,均可按本法辨证施治。

据临床观察研究认为,老年性便秘主要病理机制是气机郁滞,并结合其临床症状、治疗用药等特点,与《伤寒论》“阳微结”进行对比分析,发现两者病机相符,即均由肝胆气机郁结不畅,进而影响肠胃运化功能,导致大便秘结。因此,我们认为老年性便秘若无津亏、气虚之征者,皆可从疏利肝胆着手,采用小柴胡汤加减治疗。方中柴、芩相伍舒畅气机,姜、夏相配辛散开结,参、草、枣益气补中,白芍和调肝脾,桔、枳调达升降。诸药合用共奏和畅气机、开郁散结之功,“上焦得通,津液得下”,则便结自除。

来源:师承确有专长网www.sct95.com(QQ/微信:175666766),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